[專訪] 每一回,按下快門。 喜恩相信畫面不單純是呈現「美」而已,攝影為的是傳遞相片的內涵與價值 。

製造傳家藝術的攝影師 喜恩
攝影師,掌握了相片的畫面與構圖,卻在按下快門後,神秘隱身於閃光燈 後的陰
影,留下作品中的綿綿故事,繼續傳遞攝影師所營造的「情境」。半身黑白照中的攝
影師喜恩,銳利的眼神中有著澎湃的藝術情懷,難以捉摸的形象,讓人好奇鏡頭所傳
遞的畫面是什麼?


圖三:掌鏡中的攝影師喜恩,帶有敏銳的觀察度與澎湃的情感。(喜恩/提供)

 

捕捉畫面的紀錄者
作為藝術攝影工作者,喜恩對生活周遭的敏感度比一般人來得高。為了避免訪談受
到環境干擾,喜恩貼心地將錄音筆放在嘴邊,也對小小錄音筆感到好奇。原來喜恩平
時習慣用圖像的思維,以插畫方式記錄的他,對錄音筆記錄瑣事的口耳記事法感到新
鮮,觀察喜恩的隨身筆記,除了標滿檔期與工作邀約外,還有許多圖像,用密密麻麻
的線條,或並列或衍伸串起獨立的事件,細膩地將發散的圖形歸納出的結構,展現他
做事敏銳的觀察力與想像力。他喜歡將視覺所接收到的內容,全面地轉化成圖像再進
入思考,在腦海中展開完整的情境模擬,隨著筆尖的跳動把所有相關的元素拉入情境
當中。

小時候在楊梅客家農村長大的喜恩,患有色盲的父親常拿著著畫滿彩色圈圈的檢
測本子要他作測驗,確保喜恩沒有色彩辨認上的缺陷。「或許我爸爸缺少的東西,就
正巧提供給了我」。事實上,喜恩對於色彩有強烈的敏銳度,小時候就喜歡畫插圖,
加上過目不忘的好記憶。對喜恩而言,「想畫面、想色彩」都是筆記本的專屬規則。
攝影不是象徵過去的標誌對於喜恩來說,他鏡頭下的畫面都是具有故事性與回憶價值
的,不同於擺在儲藏室積滿灰塵的婚紗照,或者路邊的潑墨山水油畫,他希望拍攝出
來的作品是讓新人們願意擺放在家裡,可以讓親友拜訪時也會佇足欣賞的藝術作品。
讓新人成為畫作裡真正的主角,記錄著彼此的完美記憶,傳統婚紗的制式構圖法,無
法滿足喜恩對的攝影的堅持,他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拍出一個專屬故事,由新人自己
提供故事的素材,喜恩負責匯集材料,勾勒成一幅藝術作品。他試圖將後製技巧適度
地融入照片中,別於傳統婚紗照為了畫面精緻所做的柔化,喜恩的修圖重點在於將故
事元素調配出戲劇性的震撼與刻劃細膩的情感。
每一對新人都會有一個「婚紗照夢」,喜恩仔細處理每對佳偶的所提供的材料,
並且將它們慎重的編織入畫面中,捕捉鏡頭下的重要時刻與記憶。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本是動態的藝術,真實情感無不隨時隨地迸發在生活 裡,只是往往雲煙般若隱若現,
喜恩抓準時間利用相機把「瞬間」凝固下來。 這樣感動的瞬間準會時時增強每對新人
對未來的動力,更讓當下最美好的情感被傳遞下去。雖非出自名家之筆的山水畫作,
亦非創世鉅作的油畫,但這就是出自上一代人平凡雋永的情感,也就是喜恩再三強調
的「傳家藝術」。喜恩自豪地認為哪怕是多年以後新人的兒女在裝修家裡時,也會想
繼續擺著父母這幅浪漫的「藝術」婚紗照。
沒當成插畫家,卻當了攝影師
大學和研究所皆就讀成功大學都市計劃學系的喜恩,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回到離
楊梅老家較近的新竹科學園區,擔任資訊工程師。當時收入與工作非常穩定,每天固
定的上下班,也能就近照顧家中長輩與妻小,工作之餘他仍保有插畫的習慣,即使時
間只夠用原子筆的線條拉出畫面雛形。喜恩的頭腦動得很快,儘管他有畫筆跟作畫的
巧思,卻不能隨時想畫就畫,總是草草幾筆應付著自己的靈感,於是他試著尋找一個
可以記錄下生活所受的刺激與感動的方法。
喜恩開始利用工作之外的時間在新竹學習基本攝影,嘗試將新的攝影技巧融合自己
本身繪畫的技術與風格,從記錄家人的生活與旅行故事是他攝影的開始。每一回按下
快門,喜恩相信畫面不單純是「美」的呈現而已,攝影的初衷是為了傳遞相片的內涵
與價值。因此,喜恩格外地珍視攝影作品,希望他們是具有故事性,並可以傳遞情感
的「畫面」。
感性與理性的交織點
如同在楊梅小鎮裡的工作室一般,喜恩享受著悠閒自在的生活步調,回憶起大學在
台南念書的生活,總是忘不了曾經穿梭在那一條條,座落於城市裡的小巷弄,當時的
喜恩誤打誤撞地進了都市計劃系,對感性的喜恩而言,建築對於工整、技術規格的要
求和他的個性大相逕庭,然而喜歡田野調查的他選擇直接進入人與社會觀察,在都市
中發現的人文關懷對他產生很大的影響。「我風格很強,很多都是描述情感面」,喜
恩自信地展示了幾張攝影作品,充滿色彩的空間,流露著新人與攝影師之間的互動。
當時還在攝影學會初級班的他,在要求技術的老師眼中,喜恩的評圖並不被看好,然
而他仍將作品投稿到國家地理雜誌,竟入選台灣區大賽的大獎項。 從那之後,喜恩對
於作品的美感,不再因為他人而動搖,他認為可以多聽聽別人的想法,但不願流入
「匠氣」之作,喜恩始終對自己保有信心。眾多的獲獎紀錄是對他在攝影歷程上的極
大的肯定,喜恩不諱言地說「藝術這條路,你也不知道走的方向對或錯」,若參加比
賽得了獎,適時地讓自己能得到肯定與鼓勵,讓喜恩在攝影路上躑躅不前時,有更強
大的能量與信念繼續朝著理想邁進,「不斷的自我精進才是一條持續走的道路」。

花蓮雲山水婚紗

圖一:「時間好像突然定格,腦海裡沒有了照相機的聲音」,喜恩於攝影圈公認最高級別的 WPPI 中,獲獎的作品之一。(喜恩/攝影)
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家裡務農的長輩們常說要「撒」下一顆希望的種子。然而,對喜恩而言,「埋」
下種子才是他面對比賽時的心態,只有到種子破土而出的那一刻,才會知道種子發芽
了,相對於撒下種子能清楚看見種子發芽與否,他不希望因為在意比賽的結果而影響
了心情,抱著平常心「去比了我就不管了」。為了不要讓自己得失心那麼重,加上當
過評審也知曉比賽需要些運氣,他坦然地說「每個人 欣賞的作品也不一樣,並不代表
作品有絕對的好壞」。喜恩發現許多人總是崇洋 媚外,喜恩挺身而出與國際攝影師一
起競爭,懷有台灣人不服輸的志氣,爭取台灣榮譽並證明自己的實力。雖然參加比
賽、投稿都需要費時花錢,許多人因此放棄參賽。喜恩認為攝影師若對手中的作品都
沒有自信,或不想讓更多人欣賞,攝影的層級便很難有進步,更失去繼續拍攝的意
義。比喻作品如孩子般是自己最重要且珍視的對象,對作品抱持自信與決心的喜恩表
示「那我就算借錢也要讓他去比」。他鼓勵無論在哪一個領域努力的人,都必須有勇
氣踏出「自我感覺良好的視野」,帶著冒險患難的精神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別人做事
情的態度與方法,好好欣賞一番 後更能激發自己的進步。
家的溫度

「我很喜歡這裡的生活步調」,當客人提及為何不選擇台北開工作室,喜恩坦承雖
然台北人潮多,但不一定做得來、或者適合自己。因此,即使有更多的機會,喜恩選
擇留在家鄉,正呼應他喜愛小巷弄那種恬靜自得的個性。
楊梅是喜恩最熟悉的地方,有爸媽的家、有丈母娘的家,從工作室的布置就可以
深刻感受到他對家庭的重視,由一般平房改建的工作室,門口種植了幾株翠綠植物,
像在市區保留了一隅獨立的小角落,暖色調的裝潢和整齊排列的鞋櫃,像家一般的空
間,讓他能放鬆自在地工作,喜恩很感激在攝影的過程中,協助他完成重重難關的老
婆,也提到知名導演李安有妻子的支持,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同樣身為藝術工作者的
他感受很深,如果沒有家人的陪伴,在壓抑的環境中也無法發揮好的創意,「沒把家
庭顧好,得了再多的成就都沒有意義」。
那個人,不只是按下快門的攝影師
拍過國內外大大小小的景點,喜恩遇到每一個新環境的首要任務,就是勘查地形
與思考構圖,放入自助婚紗的重要元素後,快門「喀喳」一聲聲落下,交織著新人的
故事與攝影師的構想。喜恩拍攝過的婚紗攝影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張在陽明山所拍
的照片。沒有華麗與過多的背景陪襯,畫面中細雨濛濛而依偎著山壁的車子旁,有一
對幸福的新人絲毫不畏懼雨勢,愛情正在黑夜中散發著。當天按照準新娘的計畫拍了
好幾套禮服後,早已天更黑也下起了雨,喜恩仍惦記著準新郎曾提出希望能和他的愛
車一同入鏡的想法,正當所有人準備收工時,喜恩突然找到合適的光源。「這裡面所
有會亮的燈光,都是用我打出來的」喜恩指著畫面裡的明亮處。儘管雨滴陣陣落下,
再這一次「喀喳」聲後,出現的是一幅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喜恩笑說:「這對新人
一看到照片就開心的不得了」。總是盡全力為新人達成他們想要的畫面、突破以往的
框架,喜恩對作品的要求都細膩地寄託每一次的拍攝工作中。


圖二:喜恩最喜愛的婚紗作品,充滿著故事和驚喜,在雨中的黑夜為新人完成 夢想的照片。(喜恩/攝影)

未來的事情交給現在的自己決定
作為一個藝術攝影工作者,雖然不確定會受到多少人的支持,但喜恩認為人生跟藝
術本來就是歡樂未知數,只要努力地攝影自然會有人欣賞他的作品,讀懂他的攝影。
正說著對未來的不確定與確定的規劃時,喜恩的電話突然響起,一通邀約前往「不
丹」幸福國度的自助婚紗攝影即將啟程。

 

<<本文摘自 新客家人群像系列人 硬頸,在藝文之路前行   當代客家藝文人物19 >>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